南京大屠杀:人类历史黑暗一页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2-05 21:59

原标题:南京大屠杀:人类历史黑暗一页

12秒,这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时间。然而在1937年冬的南京,在日军进城之后的6个星期中,每12秒就意味着一个中国人的生命消失在日军的屠刀之下。

1937年七七事变后,日本全面侵略中国。1937年11月,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中失利,上海沦陷。日军趁势分三路进犯当时中国的首都南京。12月13日,日军攻入南京。

如今的南京城,如同中国其他城市一样,一片繁荣祥和的景象,然而78年前,南京这座已经无抵抗的都市,却因日军的屠杀,成了一座血腥的人间地狱。

屠杀

坐落在南京江东门街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其所在地,正是当年日军对南京平民进行集体屠杀的地点之一。纪念馆中的灯光并不明亮,并以黑色的内墙作为陈列的背景,然而与纪念馆中展示的各种日军暴行相比,就连黑色都显得太明亮了些。

1937年12月2日,正当日军开始进攻南京时,日本大本营任命日本天皇裕仁的“皇叔”、朝香宫鸠彦王以陆军中将衔接替松井职务。5日,朝香宫抵达南京前线司令部,责令部下尽快攻陷南京。12日南京沦陷前,朝香宫发出了一连串由他本人亲自盖章签署的命令:“杀掉全部俘虏。”

在这样的命令下,进入南京城的日军,除了对解除了武装的军警人员进行了若干次大规模的集体屠杀外,还随时随地任意杀戮南京居民,甚至还出现了“杀人竞赛”。

13日晨,日军谷寿夫师团首先从中华门进入南京,血洗了聚集在中山北路、中央路的难民区,由此,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拉开了帷幕。次日,其他三个师团相继进入南京南北各市区,展开了大规模的屠杀。

这些遇难的中国人中,有未能及时撤退的中国军人,也有淞沪战争后流离失所逃到南京的战争难民,更有许多开战后未能及时疏散的南京本地居民。

13日,约有十余万难民和被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,被日军围逼到燕子矶江边的沙滩上,数十挺机枪疯狂扫射,顿时间,尸体蔽江,至少有5万余人惨遭杀害。14日,日军在汉西门外集体屠杀难民和非武装军警7000余人,江岸尸体纵横。15日夜,被日军俘虏的南京军民900余人,被押往上元门外鱼雷营江边,遭集体屠杀。除9人侥幸逃生外,余者全部遇难。16日,日军在下关煤炭港、鼓楼四条巷一带屠杀我无辜同胞数万人。17日,日军在下关上元门屠杀我同胞3000余人、在三叉河杀害四五百人。18日,日军在下关草鞋峡将中国男女老幼同胞5.7万人集体残杀,“先用机枪扫射后、复用刺刀乱戮,最后浇以煤油,纵火焚烧,骸骨悉数投于江中”。在这前后,日军还在上新河一带残杀中国被俘军人及难民28730人。

日本《东京日日新闻》从军记者铃木二郎记述道:“我随同攻陷南京的日军一道进城,在城内待了四天,目击日军无数暴行。”“十二月十三日,在中山门附近城墙见到极其恐怖凄惨的大屠杀。俘虏们在二十五公尺宽的城墙上排成一列,许多日本兵端着插上刺刀的步枪,齐声大吼,冲向俘虏们的前胸或腹部刺去。一个接着一个被刺落到城外去了。只见飞溅的血雨喷向半空,阴森的气氛使人汗毛直竖,我站在那里,吓得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”

除了集体屠杀外,日军还成群地或个别地在屠杀之前对人加以酷刑、侮辱、虐待、抢劫、殴打、玩弄或奸淫,随心所欲,不分青红皂白,施行暴力的方法五花八门,无奇不有,其残酷形状难以用笔墨形容。

一边是虐杀中国平民,一边却要努力掩盖战争罪行。日军当局只允许日本随军记者采访与报道有关南京沦陷后的情况。并向世界发出所谓“南京获得新生”、 “南京人民喜迎解放、感激皇军恩德”的消息。同时,在南京的日军,开始了大规模的毁尸灭迹行动。

正是在这样的粉饰之下,日本公众对南京大屠杀存在着错误认识。尤其是日本部分极右分子,公然宣称南京大屠杀是被夸大,甚至是凭空捏造。甚至还有人诬称,南京城当年发生的一切只是正常的交战行为,根本不存在对平民的杀戮。

记忆

历史并不能任由人篡改。除了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以及当时在南京的国际人士之外,即使当年的侵华日本老兵,多年之后也在良心的谴责下为当年日军的罪行作证。

据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三十八联队副官儿玉义雄回忆:“当联队的第一线接近南京城一两公里,彼此正在混战时,师团副官以电话说是师团命令:‘不能接受支那兵的投降,并予以处置。’”

第三十八联队长助川静二大佐在证言中说:“因采取大体不留俘虏的方针,故决定全部处理(屠杀)之……据知,仅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,守备太平门的一中队长处理掉1300人,现集中在仙鹤门附近的,约有7000到8000人,而且俘虏还在不断来降。”

日军第六十五联队的一名下士,曾于12月17日至19日参加屠杀囚禁在幕府山下的被俘中国军人并处理其尸体,他作证说:“为了对尸山进行善后处理,特别动员了别的部队。在善后处理阶段,用整桶的汽油把尸体全部烧掉了。这是因为把枪杀、刺杀的尸体原封不动扔进江里,总会留下某些形迹,所以必须尽可能地把尸体‘换换装’再抛入长江。然而,缺少把大批尸体象火化那样一直烧到骨头所需的大量燃料,尽管猛烧一阵,还是烧得不彻底。留下了一座焦黑的尸山。把这座尸山抛入长江的作业也是颇为费事的,18日干了一天也没干完……这种作业一直干到19日中午。”

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,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最初六个星期内,南京及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,总数达20万以上。这个数字还没有将日军所烧弃的尸体或投入长江、或以其他方式处理的人们计算在内。日本战犯太田寿男供述,日军为了掩盖其罪行,采用纵火焚尸、抛尸长江等办法,对横陈城郊的遇难者毁尸灭迹,被处理的尸体总数达15万多具。两个数字相加,日军在南京屠杀的人数超过35万。

中国南京军事法庭认定,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有28案,屠杀人数为19万余人;零散屠杀有858案,尸体经慈善机构掩埋有15万余具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4万。

而根据战后的埋尸记录,各慈善团体埋尸约18.5万,日军埋尸、毁尸15万,伪政府和个人埋尸4万。将这三方面的数字相加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7万。

因为日军销毁证据,因为战争年代的动乱,南京大屠杀的遇难者中,许多人的姓名和身份至今无法得知,但遇难者人数达30万以上,却是无法抹杀的事实。

“这是一个无休无止的恐怖岁月,无论人们怎样想象都丝毫不会过分。”1937年12月23日,被称为“中国辛德勒”的约翰·拉贝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。

1937年日军侵占南京时,张秀红老人12岁,是南京水西门外沙洲圩的一个普通农家女童。南京陷落时,她和爷爷留在家中,被日军士兵发现,惨遭强奸。

“当时我只有12岁,一下子就死过去了。醒了以后发现两条腿都被日本兵撕开了。别人都说没得救了。我爷爷用绳子把我的腿绑起来养伤,总算又活过来了。”说起78年前的往事,张秀红老人仍禁不住眼眶泛红;“日本兵还在村里头找女孩子,找到了就一个个绑起来带走。我家人给我剪成男孩子头,脸上涂上泥污。一直到18岁才改回姑娘模样。到现在我的腿还有伤,天气不好就难受。”

“我以前都不讲这些事的,都是我老头出来讲。我老头也是日本兵手下逃命出来的,可惜他死得早,他死了才是我出来讲,这些都是丑事,讲出来都是丑事。”

“我讲了这些事以后南京师范大学的张连红教授来找我。他就说奶奶你不能死,你要活到110岁。我就对他说,我活那么久干什么?活着都是受罪。”

思考

面对这位沧桑一生的老人,记者无法再去提问更多的细节。12岁到18岁,正是花季年龄的女孩,却一直生活在侵略者的死亡威胁之下。要有怎样的补偿,才能换回他们的青春年华?何况当年的侵略者,至今还欠他们哪怕是一个起码的道歉。

这并不是张秀红老人一个人的悲剧。日军进入南京城之后大肆奸淫妇女,约2万多名7至70岁的妇女被强奸、轮奸,日军为了毁灭罪证,甚至先奸后杀,惨不忍睹。

78年,几乎就是人的一生。1937年的那一场惨剧,又给多少像张秀红老人一样的幸存者,带来了一辈子难以释怀的伤痛。更有多少不幸遇难的同胞,被日军虐杀之后投入长江,姓名和尸骨至今无处可寻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以及抗战老兵,如今已经越来越少。但他们的故事和遭遇,是整个中华民族永久的伤痛,不能忘,不应该忘。

“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,不应该是仇恨。面对这段历史,我们更应反思,是什么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遭受了这样的苦难。我们又如何能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?”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,来自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和物理学院的大学生刘维娜、李遥、陆浩然和周超琪,在结束了参观之后这样对记者说,“战争是可怕的。战争完全扭曲了人性。遗憾的是,有许多日本人并不知道这段历史。”

“日本政府拒绝为当年的侵略战争道歉。这更要求我们冷静面对中日关系。”这是90后大学生对南京大屠杀的理性反思。的确,今天我们纪念这段黑暗的历史,不是为了仇恨,而是为了铭记。如何让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悲剧永不再上演,让我们的民族和国家不再遭受这样的苦难,应是中国人的集体思考。

(责编:陈云龙(实习生)、王政淇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