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门罗坑有一片滩涂,江水落日水杉构成渔舟唱晚画卷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2-04 07:39

在广东,大家见多了森林、大海、沙滩、花卉、峰林、溶洞等景观,对于滩涂美景,很多人都没有见过。在素有“侨乡”之称的江门新会罗坑,滔滔而去的潭江水,给罗坑留下了丰富滩涂资源。很容易看到的滩涂自然景观就在下沙村的河堤边,碧海溢彩,滩涂铺金,水波潋滟,似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潭江之滨。

黝黑的滩涂,种满了水杉,似乎所有的霞光,都在这里流淌,都在这里迷离。天与江的对话,幻化最美的滩涂。

夕阳中的红霞,染红所有水杉的针叶,也燃红霞光辉映下的这片滩涂。一排排在江中林立的水杉,一张张沉湎于江河之中的渔网,还有渔夫与渔姑。

这个曼妙的滩涂,每天都会沐浴阳光。一个江水荡漾的涂滩,一湾浅浅的江水,深深浅浅的沟坎,众横交错的大自然雕刻,旖旎自然的诗情画意。

潮涨潮落,诗意的滩涂演绎最美的小曲。潺潺的水流,隐隐约约漂浮在水面的线条,吟诵滩涂的极美。滩涂之美,江河之美,渔人之美,尽收眼底的美。

静静流淌的江水,晃晃悠悠的小船,时隐时现的滩涂,大自然的神笔随性、随意,或粗,或细,看不够的美,读不厌的色彩,泼在缱绻的江滩。

三两只渔船就那么静静地、静静地守在金色之中,或思,或梦,

以太阳的金光作衣,以江河的波涛作床,浪漫岁月的歌谣。拽着金色的霞光,拽着圆圆的红日,无限的遐想与江水交汇。

桑田盈野,舟楫泛洋,亘古安祥地,从来渔米乡,卧龙尽山川之奇秀。千百年来潮起潮落,无论是轻轻地堆砌沉积,还是狂狼的冲刷,它依然安详地横卧在那里。

潮涨时一片汪洋,潮落时它袒露宽广的胸膛,折射着骄阳,或接纳雨滴的抚摩,或追随风儿的嬉闹。那一排排的渔网,是滩涂对人们勤劳的一种承诺,驱赶着鱼虾让人们得到收获的喜悦。

罗坑的滩涂湿地,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,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景,让人沉醉。浅浅的江水美得清秀,美得深沉。光和影的华美铺陈构成滩涂湿地的瑰丽魅影,是田园诗情与山水画意的完美结合。

滩涂里有很多小精灵,最多的是潮蟹。斜阳下,江水来不及涌上,螃蟹在洞穴门口张望。它们很怕生,稍有风吹草动,就躲藏起来,庆幸,没有成为盘中餐。

还有一种会跳的小鱼,在滩涂上跳来跳去,戏弄着横行的螃蟹。有渔夫用网兜来抓螃蟹,一会就抓了一网兜。夕阳中,滩涂湿地金黄耀眼,如瞬间海面镀上一层金色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